大学性教育缺位严重 “隐晦之学”如何走到阳光下

时间:2015-09-30 19:09:10   来源:光明日报   热度:

如果不是大三时女友的意外怀孕,李泽恐怕到现在也不会意识到,对于“性”,他原来知之甚少。李泽,只是一个缩影。读了这么多年书,上过各种各样的课,又有多少人正经上过一堂与性有关的课?

在这个开学季,与恋爱和性有关的课程在一些大学掀起选课热。天津大学新开设的“恋爱学理论与实践”,不但被学生们津津乐道,更成为大众关注的焦点。而北京大学开设的“人类的性、生育与健康”,“一如既往”成为全校最受欢迎的公选课之一。这门有着19年历史的课程,因公开谈性,被同学们称为“三宝课”。

不久前,国家卫计委公布的一组关于中国15岁到24岁的青年群体艾滋病疫情调查数据显示,2014年,青年学生艾滋病感染者占青年感染人群总数的16.58%。国家卫计委疾病预防与控制局局长于竞进指出,青年学生染艾者尽管构成比例不大,但增速较其他人群偏快,且基本以性传播为主。

数据背后,折射的是以大学生为主的青年群体在“性知识”上的匮乏——不懂得在性行为中保护自己、保护他人。虽然,如今的大学生早已不再谈“性”色变,但因传统观念限制,本应是一门学问的性,却成了只能私下切磋的“隐晦之学”。

大学生究竟该如何获取性知识?性教育又该如何开展?

大学性教育缺位严重

陕西某大学大二学生王军玮一直是家长眼中的“好学生”,至今没有谈过恋爱,但青春奔放的年纪,也让他产生了对性的渴望。“每天寝室熄灯后,大家都会不由自主地聊到‘那啥(性)’上,但基本是道听途说。我们全宿舍都没一个人真正见过安全套,你可想而知。”

从本科到博士,小蔺一共经历了三所学校,但始终没有见过学校开设“性教育”课程。“有固然好,没有也没什么奇怪的,省得尴尬。”对于性教育,小蔺的态度是无所谓。

日前,一份由“蛋蛋网”发布的2015版北师大学生性行为调查报告引发关注。这份包含976份有效样本的调查显示,仅30.74%的学生接受过学校正规的性教育。

然而,三成的比例,在教了20多年性学课的华中师范大学教授彭晓辉看来,却是高得离谱。他推测道:“现在,全国只有北大、北师大、首师大、成都大学、曲阜师范大学、内蒙古师范大学等30多所大学开设了性教育课程。即便是在这些学校,每年也只有约8%的学生能够选上性教育课程,放在全国2000多所大学这个大分母之下,这个比例绝不会超过5%。”

前不久,北京大学医学部免疫系研究生王妍做过一份关于“太原市大学生性行为现状”的调查,并将此结果发表在《现代预防医学》杂志上。该调查显示,大学生对性相关知识及性行为的责任性认知度较差。而最令她记忆深刻的是,在调查过程中,大学生对于性教育的态度:“很多学生都说,‘这个问卷内容也太露骨了吧’‘你做这个调查有什么意义’。从这些反馈就能看出,学生忽视了性健康教育的重要性。”

“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,钟点房、日租房、廉价宾馆成为大学周边的‘必要配套’,客源基本都是大学生。去了干什么,大家都清楚。”一位大学辅导员告诉记者,学生发生性行为虽早非新鲜事,但与之配套的性教育课程却一直处于空缺状态。

彭晓辉坦陈,迄今为止,与我国大学生多元化的性与生殖健康需求相比,针对该群体的性教育明显滞后。

“实践出真知”还是“隐藏文件夹”

因为家长管得比较松,高中时,王鹏就谈了女友。在各种因素的“诱惑”下,他和女友偷尝了“禁果”。“一开始什么都不懂,慢慢知道了一些性安全方面的知识。”于是王鹏被大学室友调侃“实践出真知”。“宿舍聊天难免说到与性有关的话题,我有时会说得多一些,室友发现后总爱问我,于是我就成为‘博导’。”王鹏向记者一再表示,自己知道的并不多,只不过是其他人懂得的太少了。

“一些大学生的电脑里会有一个‘隐藏文件夹’。”某大学研究生李刚毫不讳言地说,“几乎所有男生都看过带有情色情节的电影,这也是大多数男生获取性知识的主要来源。”而在一些大学女生面前,性也不再羞于启齿。大三女生白小宁就有一位“满腹经纶”的室友,“我们宿舍四个人,好多‘知识’都是她教的。”白小宁表示。

王妍在调查中发现,学生获取性知识的主要来源是娱乐影视、书刊等等。“究其原因主要受传统观念影响,有关性的话题往往难以启齿,老师、父母不愿与子女多谈,导致学生不敢光明正大地阅读有关性健康类的正规书籍,而是偷偷从一些影视资料和书籍中接触相关内容。”

“这种获取渠道在当下的大学生中间颇为常见。”彭晓辉表示,通过这种渠道获得的,并非系统、科学的性知识,而是鱼龙混杂的性信息。“这些性信息往往是对性的谬误、迷信、误导,负面影响很大。”

性学怎样才能“登堂入室”

“不选‘性学概论’,等于白上华中师大”。彭晓辉开设的这门性教育课,被华中师大学生赞为“最牛选修课”。但正因为“性”往往不能说、只能做,让彭晓辉成了“明星”,也成为“异类”。“性学是人学,是人一辈子的必备知识。”彭晓辉告诉记者,他在学校开设的《性学概论》需要“秒抢”,“中国绝大多数大学生对‘性’求知若渴,但不得其门而入。”

今年两会,全国政协委员、中国中医科学院中医药防治艾滋病研究中心常务副主任王健,提交了一份“将大学生性教育列入教学大纲”的提案。

“性传播已经成为我国艾滋病传播的主要方式,而青年学生所占比例正逐年增高,应该引起有关部门的高度重视。”他强调,应将大学生性教育列入正规教学大纲,以保证性教育课程的真正落实。

“性,对大学生只能疏、不宜堵。”彭晓辉说,性教育应从小抓起——幼儿园教孩子性别角色、卫生保健、隐私保护等知识,小学开始逐步传授生理卫生知识,初中增加异性交往以及自我保护常识,高中教授避孕知识以及正确恋爱观的培养等,大学则应将其上升为一门学科进行探讨。

王妍认为,高校应建立一套完善的大学生性教育体系,全面系统地讲授性生理、性保健、如何合理处理异性的人际关系、恋爱情感与性和性伦理道德等方面知识,进而让大学生正确看待自己的性欲和性冲动,把自己的性行为严格控制在婚姻和道德允许的范围之内,学会保护自己,学会对自己的行为负责。“教育行政部门的主导和推动最重要。”

彭晓辉认为,教育部门应与各个相关部门协同合作,落实行政法规,给各级各类学校配置专职性教育老师,给予岗位编制保障,调动教师人力资源为性教育服务,“少则3至5年,多则10年,大学乃至中小学性教育缺失的局面将会得到彻底扭转。”

赠人玫瑰,手留余香,欢迎分享转载到:

上一篇:“杜鹃”登陆恰遇天文大潮 浙江沿海将出现风暴潮
下一篇:儒学礼乐教材明年9月进课堂 侧重修身齐家治国

猜你喜欢
  • 微博比胸大赛美女尽晒美胸照 节操碎了...

  • 太阳花女王刘乔安援交视频曝光 自称“...

  • 嫩模黄可极度的诱惑 黄可全套29秒视频下载

  • 王梦溪艳照门完整图片 王梦溪1.8g不雅...